茭头财经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资讯].与金元整合受阻民族证券或被首都机场甩卖

2022年11月24日 茭头财经网

与金元整合受阻 民族证券或被首都机场“甩卖”

与金元整合受阻 民族证券或被首都机场“甩卖” 更新时间:2010-3-3 0:17:28   黄利明 刘欣

日前,有消息称,一直都在谈判中的金元证券与民族证券的整合方案并没有被民族证券的董事会认可。

今年1月初,鉴于“一参一控”的监管大限,首都机场集团向证监会报批了整合方案——以其控股95.56%的金元证券为主体吸收合并其控股61.25%的民族证券。

不过,该方案被认为仅是首都机场的一厢情愿——近期民族证券董事会对此方案予以了否决。

由于金元证券不管是从规模、盈利能力、整体实力乃至券商的分类监管评级均不及民族证券,因此有消息称,证监会更倾向于民族证券合并金元证券的方案。

更为重要的是,整合方案还需要获得民族证券股东东方集团等企业的认可,特别是以董事长赵大建为核心的公司管理层认可。

提交可行性方案的最后期限是“2010年3月15日”,现在看来,金元证券与民族证券的整合方案恐难成行了。合并之路受阻,首都机场集团出售民族证券股权将成为另一个现实选择。

蛇吞象方案被否

知情人士透露,首都机场1月初已将初步方案报至证监会。根据方案,在金元证券与民族证券完成整合之后,将最终注销民族证券。据悉,在人事安排上,首都机场集团方面曾设想,在合并之后,将由集团副总经理高世清担任新的证券公司董事长,新总裁由金元证券总裁陆涛担任。

这一方案的好处在于,既绝对控股又全面控盘金元证券的首都机场将掌控整合的话语权。同时,合二为一,既能符合监管的要求又能催生一个大中型券商。

但这一方案亦存在问题。首都机场的嫡系部队金元证券管理层将控盘新公司,而这将遭到民族证券现有管理层的强烈反对。同时,在新公司,东方集团、新产业投资股份公司等民族证券股东的持股比例将进一步减少。尤其是,民族证券的壳资源价值将化为乌有,这对于一直冀望获得券商牌照的东方集团而言,将丧失一个接盘的大好机会。因此,此次民族证券董事会否决现有合并方案被认为亦是情理之中。

金元证券董秘云琳表示,公司服从股东安排,不存在否决方案的问题。他认为两方合并成立一个更为强大的实体也确实是挺好的,但具体符合监管的方案股东还在协商过程中。

就此合并重组相关问题,记者致电首都机场资本运营部总经理雷俊,他对上述方案表示“不予置评”,只是表示 “正在按照监管层的要求全力推进工作”,但对于整合进展与具体方案“暂时无法透露”。作为首都机场的代表以及此次金元、民族整合方案的主要参与和制定者,雷俊目前还是这两家券商的董事。

按照证监会规定,各证券公司至少需在2009年年底提出 “一参一控”可行性解决方案。金元证券与民族证券则宽限至3月15日。

云琳表示,股东方也是在加紧推进以达到监管要求,因为无法在新规定期限内完成,新业务的审批受限等证监会惩罚性措施自是无法避免。

成立于2002年4月的民族证券,公司总部与证监会一箭之遥,现注册资本13.9亿元,在全国共设有50家分支机构。

金元证券同年8月成立,注册资本9亿元。总部位于深圳,有25家证券营业部。同时,还参股设立金元期货经纪有限公司和金元比联基金管理公司。

从各项业务指标而言,在全国107家券商中,两者均属于中小券商。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的资料显示,2008年民族证券总资产为73亿元,金元证券为45亿元。

因此,金元证券此番作为主体整合民族证券,被认为是“蛇吞象”。

值得一提的是,金元证券虽然规模尚小,但开业以来年年盈利,净资本率亦达80%以上。金元证券2008年净资本为14.12亿元,比民族证券高出约6亿元;而且其16亿元的净资产也高于民族证券3.74亿元。

关键人:赵大建

两家公司的整合能否成功,赵大建——这个人是绝对不能绕开的。

熟悉民族证券的人士表示,方案能否获得赵大建的认可,也是一个关键因素。但是,如果按照首都机场现有的合并方案,民族证券党委书记、董事长赵大建在合并后,将处于尴尬位置而可能会选择离开。但是民族证券的管理团队一直以强势著称,这对首都机场而言难度不小。此次方案最终被民族证券董事会否决就是一个明证。

赵大建履历不凡,当年赴任华夏证券和最后顺利脱身,以及转任民族证券,均得到证监会的首肯。

自1983年8月起,赵大建先后在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机关团委、党委任职。1994年,赵大建赴任国泰君安证券执行董事、副总经理。5年之后,经时任证监会副主席陈耀先推荐,赵大建调任华夏证券,后担任总裁。

2004年华夏证券陷入巨亏与债务危机,赵大建随后被免去总裁一职。但赵大建在华夏证券期间的经历却是颇富争议。

如今的华夏证券已被破产重整,改名中信建投。但根据法院确认,华夏证券负债金额为76.57亿元。根据2005年北京市审计局出具的审计报告认定:对华夏证券2001年7月至2004年6月期间经营的巨大亏损,华夏证券前总裁赵大建应负主要责任。

2005年3月,并在上述审计报告上报数天之后,即任命赵大建为民族证券党委书记,主持全面工作。

这足见赵大建在证监会获得认可度较高。正是如此,一位熟悉金元与民族两家券商的人士表示:“如果方案想将赵大建逼宫出局显得非常困难,以金元证券合并民族证券自是阻力重重。”

利益纠葛

事实上,自首都机场提出合并方案伊始,就被认为胜算不大。

2007年初,通过增资以及受让股权的方式,首都机场持有民族证券的股权一步步扩大至如今的61.25%。

虽然控股权到手,首都机场却并未实现管理权的控制。作为“会管”券商,民族证券此前党组织关系、领导班子皆由证监会管理。因此,首都机场一直无缘民族证券的核心权力架构。

去年年初,包括公司董事长赵大建在内,几乎所有员工的党组织关系都已陆续转往大股东首都机场集团公司。民族证券“会管券商”的痕迹在慢慢淡去。

但不变的是,首都机场依然远离民族证券管理的核心。现任民族证券董事长赵大建即是出自证监会任命,总裁鲁仲男则来自第二大股东东方集团。同时,由于民族证券内部管理层的强势,首都机场对民族证券管理的参与度依然不高。

知情人士透露,金元证券领导班子相对年轻化,在管理的思路与理念上也与首都机场保持一致,并与首都机场高层关系密切。于是,首都机场冀望以金元证券为整合主体。

不过,据记者了解,证监会方面更倾向于以民族证券为整合主体。因为民族证券为B类券商,而金元证券为C类券商,从监管层评定的各方综合指标而言,民族证券整体优于金元证券。

上述人士亦表示,如今金元证券管理层虽然欣喜于合并之事,但也担心即便有首都机场的支持,面对民族证券更为强势的管理层亦恐难以获得合适位置,甚至有被挤出局的可能。

正是基于这些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令这本已动议两年之久的整合一直未有进展。如果无法顺利完成合并,首都机场最为现实的选择就是出售部分民族证券的股权,将第一大股东的位置让渡他人。

事实上,东方集团张宏伟一直有意控盘民族证券,但由于如今监管层对民营企业涉足券商多有忧虑,所以一直难以成行。如今首都机场面临被迫转让的局面,对具有优先认购权的东方集团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整合带来机遇,新的博弈刚刚开始。

声明:本频道资讯内容系转引自合作媒体及合作机构,不代表自身观点与立场,建议投资者对此资讯谨慎判断,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成都翻新二手房

家庭装修公司

厨房装修效果图

家装水电改造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